1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    2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
      • 字体
      当前?#24674;茫?a href="http://www.3862495.com/">首页 > 书库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带着仓库到大明

      第2238章 反对祖制的士绅们    文 /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: 2018-06-22 10:22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      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      王贺回身交代了一番,然后跟着方醒进了府衙。
       
      李秀闻讯来迎,一见面就发牢骚:“兴和伯,那些人堵在外面差不多两个月了,下官苦不堪言啊!”
       
      方醒径直前行,并不搭理。
       
      李秀冲着王贺拱拱手,王贺下巴微微朝前摆动,李秀苦笑着跟了上去。
       
      到了大堂,李秀赶走了闲人,甚至亲自给方醒泡茶,很是殷勤。
       
      方醒看了看大堂的布局,说道:“这是本伯第一次来这里,希望没有第二次。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心中一凛,却?#24674;?#22914;?#20301;?#31572;。
       
      “那些违禁的士绅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方醒沉吟着,李秀心中?#24213;越?#33510;,担心方醒把锅扔给自己。
       
      “放出话去,就说要按律……当然,也可法外容情,不过路引制?#28909;?hellip;…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几乎想跪下求饶了,可方醒却起身看着大堂的装饰,说道:“有些小毛病不可怕,怕的是有了小毛病还不敢任事,成天混日子,白拿着俸禄……那样的官员,只会制造粪便,都该赶回家去?#20540;亍?rdquo;
       
      方醒最后看了李秀一眼,然后出了大堂。
       
      这是逼迫啊!
       
      李秀觉得自己已经背上了一口乌漆嘛黑的大锅,而且是背上就别想取下来。
       
      他随即召集了手下的官员议事,而议题就是……
       
      “本官刚才向兴和伯求情,只是…..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觉得方醒应当?#24066;?#33258;己借势,再说他觉得方醒的?#36924;?#26089;就‘誉满大明’,应该不差这点儿‘?#24471;?#22768;’
       
      “兴和伯不许,那些士绅?#36824;?#25276;?#20004;瘢?#25353;?#31456;?#27861;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的眼中闪过不忍之色,叹道:“总得要想个法子啊!”
       
      手下有凑趣的就说道:“大人,要不……?#25103;?#22863;章?而且这些人违禁……也?#24674;?#25454;啊!这是……他们讯问了那些犯事的?#24067;?#21496;的人,这才得了名册……此事下官以为不妥啊!朝中的衮衮诸公怕也是觉得此事不对吧。”
       
      “嗯,李大人所言甚是啊!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马上挤出些忧色道:“兴和伯那边就算是发怒,本官也敢顶着,只是那些士绅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这是还没说到位啊!
       
      于谦在边上没吭声,作为新人,这时候发言不论对错都是错。
       
      说中了李秀的心意,那么你就是谄媚。
       
      和李秀的心意相反,你就是想标新立异,想求名!
       
      所以新人最好的融入方式就是沉默,慢慢的积累资历。
       
      “大人,路引……虽说是祖制,可如今……呵呵!下官看是不是可以上书朝中,改进一番?”
       
      一个站在最后面的小官说了这番话,说完他退了回去,低眉顺眼的。
       
      这人好大的胆子啊!
       
      祖制也是你能说的?
       
      “祖制也是你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通判正准备喷那人一顿,李秀却干咳一声打断了他的?#24052;貳?/div>
       
      “本官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他的表情大家都能看到。
       
      他在挣扎着,?#36335;?#20869;心在决断着什么大事,让他倍感痛苦和煎熬。
       
      大家?#21152;?#25285;忧的眼神在看着李秀,只有于谦,他微微低头,眼中有些茫然。
       
      这就是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吗?
       
      于谦觉得这是方醒给自己上的一课。
       
      目的是什么最重要吧?
       
      手段反而无关紧要。
       
      于谦觉得手段应当要斟?#33579;?#21542;则心一歪,以后就再难纠正了。
       
      所以这是他和方醒最大的?#21046;?#28857;,也是他茫然的原因。
       
      “大人,上奏章吧,下官?#25954;?#32626;名。”
       
      “对,下官也?#25954;猓?rdquo;
       
      “.…..”
       
      于谦冷眼看着那些官员们争先恐后的在‘反对祖制’,不禁嘴角微翘,隐含讥讽。
       
      李秀叹道:“罢了罢了,本官却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士绅被入刑,被流放,好,上奏章。”
       
      说着他看了于谦一眼,问道:“此事于谦怎么看?”
       
      于谦拱?#20540;潰?ldquo;大人,路引确实是压制了大明的生气,?#25103;?#23588;其如此,是该取消了。”
       
      这话说的一针见血,把?#25103;?#30340;活力和作为桎梏的路引一对比,想想那些商贾吧,他们多么的希望百姓能自由的迁徙,越多越好啊!
       
      李秀微笑道:“于大人不错。”
       
      从于谦叫回于大人,这个意向顿?#26412;?#24341;发了一阵对路引的声讨。
       
      最后大家形成了共识:路引制度对于?#25103;?#32780;言就是一个桎梏,必须要取消!
       
      于谦跟随着大家?#40644;?#36208;出大堂,身后有人在?#20852;?/div>
       
      他回身拱手:“大人。”
       
      李秀的神色沉重,?#36335;?#39532;上将要?#20960;?#26377;败无胜的战场。
       
      “于大人,那些士绅要看护好,不许动刑。本官稍后就发送奏章,要为?#25103;?#30340;生民求一个公道!”
       
      于谦拱手应了。
       
      从朱瞻基做太子时的经历就能看出来,这位帝王对所谓的祖制压根就没什么?#27425;罰?#33509;非是反对的力量太大,估摸着那些祖制早就被改动的七七八八的了。
       
      于谦恭谨的告退,心中却在冷笑。
       
      这是投机,政治投机。
       
      不但无罪,还会有功!
       
      随后外面就有人在传谣言,到处传,压根没人管。
       
      “知道吗?兴和伯准备建议把违禁的那些士绅全数流放到海外去。”
       
      一个青皮在和同伴聊天,身边的路人见鬼般的纷纷躲开,可还是听到了那些?#21834;?/div>
       
      “可不是吗,海外移民不够,兴和伯准备建议以后违禁的士绅都移民出去。”
       
      “那些百姓呢?”
       
      “百姓?#22570;?#22995;穷啊!移民出去就是劳力,官府还得管饭,还得给他们找?#22791;荊?#24314;屋子……那哪是移民,纯属是伺候大老爷呢!”
       
      “是啊!听闻那些百姓移民之后还写信回来,让家里的亲戚赶紧也跟着过去,?#30340;?#36793;的田地随便选,捏一把就出油的肥地啊!”
       
      “那还等什么?#21549;?#20204;也去吧。”
       
      “咳咳!过一阵再看看。”
       
      两个不务正业的青皮一阵胡扯,最终差点把自己给说晕乎了。
       
      他们一路说着,最?#31449;?#28982;到了方醒驻地的后门外。
       
      呃……
       
      “传闻兴和伯要把那些士绅都移民海外了啊!”
       
      “对,没错,我也听到了。”
       
      这边路人不多,听到他们的话后,都和看死人般的看着他们,甚至有人还往围墙里面扔砖头
      可这两青皮依旧如故,一个时辰过去了,依旧无人出来干涉。
       
      于是大家都领悟了。
       
      于是那些被抓的士绅家属都领悟了。
       
      于是走亲戚的就多了。
       
      于是快马送信的就多了。
       
      于是到处都在‘声讨’着路引的万恶。
       
      至于祖制,咳咳!当这些人觉得祖制成了自己的桎梏和累赘时,他们会?#28784;?#21103;脸嘴,天衣无缝。
       
      “兴和伯,你这个手段……”
       
      王贺竖个大拇指赞道:“真是够委婉的啊!而?#19968;?#19981;用自己动手,让那些整日叫嚣着祖制不可违的人去亲手请求废除祖制,爽啊!?#35748;?#22825;?#21592;?#30871;还爽!”
       
      方醒就在?#21592;?#30340;东西,冰冻米酒。
       
      这玩意儿的度数超?#20572;?#24403;做饮料喝很过瘾。
       
      他放下瓶子,淡淡的道:“许多困难就像是城堡,需要?#28784;?#21435;攻克,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势。” 
       

      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凤凰娱?#21046;?#21488;(www.3862495.com) 手机版:www.3862495.com/wap】
      Top
      ×

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      幸运农场三全中
      1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      2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        2. <code id="ubar7"></code>

          sbyou_NeT_ArticleInfo('8695', mid, mname, regdate, '9105'); //双击滚屏 document.onmousedown = sc; document.ondblclick = initialize;